春和景明

渣摄影渣写作渣基三渣汉服渣填词渣lolita裙

《风却未来》第四章乱世

第四章,乱世

这一出世,便是乱世。



在劫难逃。

弋者,黑色。千者,多也。却者,失却,了却。

这名字,分明注定是前途多舛,不得善了。



明者,清楚,公开,睿智,严明,光明,清明。

宴者,安闲,安逸。

两个极尽美好祝愿的字,诠释着悟珈的沉重深切的愿景。


然而,天命不可违。

除非以命相抵。


这乱世,不过就是几个执掌人民生死存亡的上位者,看腻了这一派盛世平和之景,玩腻了齐家治国的游戏,终于想着去玩一玩“平天下”的把戏。或者,又是对传说的追捧和探究。


传说,每逢乱世,上界便会派下几位惊才绝艳得能人,这些能人有着纵横捭阖,睥睨天下的姿态,却又甘于屈居在那些他们选中的有帝王之相的治世之才之下。令人疑惑的是,这些能人,只在这世上存在不过二十年,二十年后,这个世界再无他们的存在,无人能找到他们的痕迹。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,他们辅佐那些他们选中的人,将他们送上王位,换来短暂的和平盛世,然后,便又是乱世。


有些人哪,总是过不惯一成不变的和平生活,打打杀杀,仿佛更能激起他们内心澎湃的血性。


这一代的王,少有是安分的,一个个挑起了乱世的烽火,独有一个王没有这么做,也只是因为家道中落,无权无势,他王的身份也只剩一个无人稀罕头衔了,寄王,魏寄,在这种纷争中,也只能默然守着一方土地,安静度日。魏寄育有三子,长子魏礼,二十八岁,读书人,读过几部兵书,练过几手拳脚;次子魏陵,二十四岁,商人,因世人不屑商人,为魏寄所厌弃,有钱有赚钱之才;幼子魏希,二十二岁,江湖人,一身武艺一手剑法,再加上颜值高,江湖人称“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偏偏要舞刀弄剑”的“君子剑”,魏寄对他又爱又恨,干脆懒得管,把他和魏陵一样处理,任他在外面飘荡。


明宴找的就是魏希,但是她去找魏希时,他身边已经跟着两个从上界下来的人了,歌映,一个才情和美满成双的奇女子;云柒,一个外有治军之能,内有施政之才的美男子。明宴只是想找个稳妥的不参与纷争的人,最后她找到了魏陵,一个商人。明宴其人,虽然年纪一大把,但是看着嫩,又穿着男装,更显得年龄小,这一千年来,又都只在宴山上修行,自是单纯的很,书上有说商人的狡猾,但是明宴没经历过,看到魏陵一副温润公子模样,很理所当然的以为,魏陵是个正直善良的人。魏陵确实人好,他收养了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得明宴,把她当做女儿养,对,他知道她是女子。魏陵待明宴好,明宴也愈加想尽心辅佐魏陵,然而,魏陵并没有这种打算,他爱钱,爱赚钱,也爱照顾孩子,可是他没有那种血性和冲动,他对流离和战争并没有什么好感,他爱稳妥祥和,只认为养孩子是件很愉快的可以长久的事情。他一直认为他会一直这样直到老死。

真当天命可违?!可笑,若天命可违,那红尘哪里还有这么多痴男怨女,又何来那么多苦。

有一天,他终于入世,作为一个军师,辅佐另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人。

世事太过无奈了,纵使无人想离开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