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和景明

渣摄影渣写作渣基三渣汉服渣填词渣lolita裙

《风却未来》第三章,分离

第三章 分离

若知此时的分离,是对未来献祭明晰,你还会选择离开吗?


谁也不知道游戏规则是怎么样的。四个人冒冒然的走出房间只能说他们不知者无畏。自出去后的所有经验历练都是现在所谓的探险,探险未知的世界。他们印象中的游戏,应该是有无数次死亡伴随着无数次复活的,也就是,即使死了,也能复活,永生的游戏。但是,法则永远会教会人们,什么才是生存,以任何代价。但这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
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。

出去后,四人很意外的发现,周围有高楼大厦,有雕梁画栋,现代与古典交相辉映。每看到一栋建筑,上面会出现一串字,有得是“该住宅已被xxx绑定”有得是“该住宅未被绑定”,当看到自己出来的那个原本是宿舍的建筑时,上面写了“该建筑不可绑定,属私人财产”,除了弋千却,其他三人都表现出疑惑的表情,弋千却露出一副苦笑的神情,但她动了动嘴还是没说。

她什么也不能说。毕竟最可怕的不是别的,是人心。没人看的清她的表情,她整个人都陷入大片黑色暗沉中,让人产生阴郁的情绪。周围环绕着冰冷的气息,让人心生退意。

周围还要和他们一样打扮的人,赵过之走向前去,拉过一个面善的人,犹疑的问道:“朋友,你知道现在这什么情况吗?”那人抬头,表情和煦,声音温柔的说道:“几位是新穿越来的吧,这里是未来的外来人员接待处,我是接待处其中一位接待,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念落。”他微笑着,似乎打量着大家,后来,他忽然躲闪着缩回了眼神。“为什么黑暗之子会出现在这里?”他小声嘀咕着,然而四个人都听到了。弋千却望向赵过之,眼神可怜而隐晦,但是赵过之把头回了过去,弋千却又看向另两人,但是,结果并没有多好。没人说话。弋千却眼神黯淡。她朝其他三人看了一眼,似乎想看到什么可怜的微博的挽留,没有什么都没有。她只能走了,决绝的,不回头的,朝着地图上那个被黑雾笼罩的黑暗大陆走去。


“黑暗之子,是至少死过一次的人,你们不是新来的吗?为什么会有人死过?”念落看着那个渐远的黑色背影,语气无所谓的问道。“而且还是因为手臂受伤死亡的,这也太令人无法理解了。”似乎觉得这真的很奇怪,他发出了夸张的叫声,表情却嬉笑着。三人有点后悔,可后悔也没用,他们被骗了。

“你们跟着我走吧,顺便去填一下未来居住证。”念落神色淡淡,仿佛刚才嬉笑惊讶,表情夸张的不是他。

这边,三个人安静得跟着念落;另一边,弋千却在向黑暗大陆进发的过程中,遭遇了小型怪物,仓幼的攻击。仓幼长得很像仓鼠的幼崽,粉色皮肤,没有毛,看起来有点恶心,弋千却试了好多次,才发现,仓幼的皮很坚韧,根本戳不破。看着一群群围过来的仓幼,弋千却觉得她整个人都要疯了,她举起扇子,对准一只就拍了下去,然后,仓幼如仓鼠一般摊成一张饼,弋千却以为那只仓幼没死,然而不久就刷新掉的仓幼尸体证明了这种拍打是有效果的。在消灭了周围仓幼之后,一只巨型仓幼出现了,说是巨型,也不过婴儿大小,长长的门牙,一如既往恶心的粉色皮肤,冰凉滑腻,嘴边还不停的流着黏稠的唾液,瞬间把弋千却恶心的想吐。她把扇子插进腰带,拿出了游戏赠送的初始木棍,抡起来就往仓幼王身上拍打,仓幼王表情懒懒的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把弋千却气的火大的一比,却又无能为力。

弋千却几乎忘了刚才和朋友的不愉快,这只小boss已经闹死她了。她怎么也磨不死她,“所以说,我就是个游戏手残啊。”“小姑娘你在说什么啊?😂😂😂好是呆蠢。”一个穿着古典的充满仙侠风的年轻男子问道。“大师是谁?”弋千却下意识的问道。“贫道悟珈,看小姑娘你虽根骨不佳,但颇得我眼缘,不若做我弟子,如何?”男子说道。“悟珈为何称我小姑娘,好歹我也二十岁了。”弋千却没在意的问道。“。。。。小姑娘你只要知道贫道年龄四位数就好了,还有要叫我师父。”悟珈有点羞恼,不过他对自己这张脸还是挺满意的。“师父。。。”弋千却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道士师父表示逆来顺受。反正,她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被人骗的。只有一条命,谁要谁拿去。“师父,我叫弋千却,不叫小姑娘。”“弋千却,不行,这名字,注定你命途多舛,但是名字不能随便改,只能给你起个好点的道号镇一镇。”他一边自言自语,一手拉住弋千却,直接轻功去了他的地盘。

宴山宫。坐落在高耸入云的宴山。冰色与玄色交织的宫殿。让人觉得荒芜冰冷压抑。推开殿门,暖色的烛光透了出来,原来天已经黑了。

大厅里候着的女子,轻轻柔柔的叫着师父夫君,她从师父手里接过弋千却,弋千却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五岁时的样子,她小声的喊了声“师母”,然后迷迷糊糊的听到师父在向师母解释她的来历,就安然睡去,醒来已不知沧海桑田。

一梦千年。

她却变做翩翩少年,千年之岁,仿佛失了前尘往事。只认师父师母和一帮师兄弟姐妹,只知练武修道,一心向着修仙的目标努力。

“明宴,已是这般年纪了,不知有看上哪位师兄弟啊?师母可作主,让你们成好事。”师母笑眯眯的,容貌不曾改变过,依然美得惊心动魄,却自有一份亲和的气质。她的关心都是真的,虽然和师父一个脾气,明明是关心,却总是一副调侃。明宴笑弯了眼睛,然后正色道“师母,我只想好好修炼,男女之情,我实在无法理解。”“也是可惜了,明宴。”师母露出了苦恼的表情,继而神色一变,然后继续说道:“你师父悟珈那皮赖货竟跟我提议要让你出世,我哪能接受啊,明宴你可是我的小宝贝,要陪在我身边的。”殊不知,明宴已是心动。她想出去历练。

这劫,终是避免不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