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和景明

渣摄影渣写作渣基三渣汉服渣填词渣lolita裙

《风却未来》第二章 过渡章

第二章     过渡章

你以为初升的朝阳是希望的所在,殊不知那边已被黑暗渗透。

一如往常,三个人沉睡,只有一个人醒来。弋千却推开窗,却瞬间被外面的阳光灼伤。她看着冒着白烟被烧伤的手,表情有点微妙。当她把手收回室内时,表情更加微妙了,似乎呈现出某种扭曲感。她眉头紧蹙,神色疑惑,翻来覆去的查看自己的手,然而,那烧伤的痕迹,真的丝毫没有残存。好像所谓的烧伤只是幻觉。她不信邪的又把手暴露在太阳底下,面光的手背,只剩骨头,根根明显,支连着血肉,她急急忙忙捧回手,却发现,手,完整无缺。

我还是我吗?

我只觉得我不再是我了。

弋千却心里转换着这些想法,面上只显露出稍许苦恼。

“多多,你怎么了?”赵过之眼神清明,在走进卫生间时,她突然回头问道,她分明是看到了什么,却还是坚持问向她的朋友,弋千却。

“过过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清楚,一会儿,等他们都醒了,我再一起说吧。”弋千却脸上露出犹豫怯懦的表情。赵过之点点头,去洗漱了。

蒋呆呆和赵拾叁依次醒来,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。睡眼惺忪的走向卫生间。

趁此时,弋千却飞快的翻起柜子书桌床铺等任何可以藏东西的地方。

一封信,一脉利剑,一把长枪(是那种冷兵器),一纸折扇,一张弯弓,还有四套怪异的衣服。不属于任何人的,多余的东西。

四个人盯着这些东西,神色莫名。突然,赵过之伸出手,打开信封,“欢迎四位来到未来这个奇幻的世界。在这里,人类可以获得长生,即使死亡也不能夺走你的存在;在这里,无论是谁,都能实现自己的仙侠梦。这里有四样兵器和四套服装,分别代表四个职业。可供你们选择,来吧,少年。”赵过之声音冷淡的读道。却不知听的人和读的人都在心中默默吐槽。

【虽然我有一个仙侠梦,梦想成为一代大侠,但我也不喜欢被迫的。】

【特么分明在逗我玩,说好的拯救世界呢?】

【呵呵哒】

【内容有点恶心】

即使吐槽,也只能继续干正事,接受这种被迫。

弋千却清了清嗓子,努力做出严肃的表情,但是因为一贯的不靠谱,表情有点不自然,“我刚才打开窗户把手伸出去,结果,手烧伤了,但是缩回房内,烧伤的痕迹就没了。”不过其他三人都露出怀疑的表情,刺激了弋千却,她心一横,把整支手臂伸了出去。面色一煞,冷汗低落,三人来不及阻止,弋千却手臂的骨头露了出来,空气中传来一股烤焦的肉的味道。赵过之连忙拉过弋千却,却发现,她的手臂完好无缺。赵过之惊讶的松开手,只看见弋千却抱着手去卫生间的背影。她向外面默默伸出手,一阵疼痛,急急忙忙缩回手,疼痛消失。蒋呆呆和赵拾叁也在试过之后,表示惊呆了。

“这服装大概有防晒的功能吧。你们要选哪种?我们不可能一直呆在宿舍,否则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这里的痛感不能调,经历一次死亡,即使会复活,疼痛也会给你留下阴影。”从卫生间回来的弋千却低着头,看不出表情,声音也是沉沉的。她选了折扇和墨色的服装。很不搭调的两种东西。穿上衣服的弋千却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中。

赵过之选了枪和冰蓝色的衣服,冰山气质显注,更添几分霸气。

蒋呆呆选了剑和墨绿色的衣服,掩盖住她的呆。

赵拾叁一把弓,一身黛色,整个人少了直白,多了内敛。

然而,平时最话唠的人,却没再说什么话。

弋千却怎么了?

其他三个想问,弋千却也想问。

【短发变长发不说,黑发变银白色是少白头吗?!眼睛时不时会变成红色又是什么鬼,吸血鬼吗?!为什么连续三次烫伤的地方会出现奇怪的纹路?!更坑爹的是,为什么技能这么让人无法接受!?】

没人说话,新的世界已经被打开,她们该思索未来的路该怎么走。


你无法得知未来的路上是喜是悲,未来的路又有多长,你也不能预测这场阴谋,何时会结束。谁是设局人,谁又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。


评论

热度(1)